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太奇葩!国学大师刘师培:因这件小事,他被世人称作惧内泰斗

2022-12-14 18:49:14 659

摘要:胡适与刘师培是民国史上怕老婆的两位典型代表,相比之下,胡适的怕老婆出于“爱和尊重”,而刘师培的怕老婆,虽也包含爱的成分,却更多的是恐惧。任何事物,一旦过了头,就都有不可控的危险。“怕老婆”也是如此,在小事上“怕老婆”,那是情调,若时时事事皆...

胡适与刘师培是民国史上怕老婆的两位典型代表,相比之下,胡适的怕老婆出于“爱和尊重”,而刘师培的怕老婆,虽也包含爱的成分,却更多的是恐惧。

任何事物,一旦过了头,就都有不可控的危险。“怕老婆”也是如此,在小事上“怕老婆”,那是情调,若时时事事皆“怕老婆”,那不仅有窝囊之嫌,一不留神还能搭上一辈子。

刘师培虽在学术上做出过杰出贡献,为世人留下了《左盦集》《词录》等代表作。却也最终因屡次变节而落下一身骂名,这般结局,虽有他自己的因素,但也与他背后的女人不无关系。

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失败男人背后也是如此。

刘师培失败背后的女人,正是他的妻子:民国最著名的“河东狮”何震。

刘师培与何震的结合,看起来“天造地设”,实际却是孽缘一桩。好的姻缘可以成就彼此,而孽缘,则恰能摧毁一切。

刘师培深受上天眷顾,他出生时便与众人不同,史书记载:

刘师培有异相,尻部有一根长不及寸的无骨肉尾,左足正中有一块龙眼大小的鲜红方记,故被称为“老猿再世”,此为聪明异常之兆。

果然,天生异相的刘师培自小便表现出了惊人的天分,他过目不忘,8岁习《周易》,10岁那年便做《凤仙花》绝句百首。在19岁这年,刘师培就中了举人,可谓少年得志。

21岁这年,即1904年,刘师培便与时年18岁的何震缔结了姻缘。

何震家和刘师培家皆为江苏仪征名门世家,两家既是世交,又因自小便有姻亲,两人便经常一起玩耍,也算青梅竹马。

何震容貌清丽,擅长写诗作画,与同时代的女子相比,她堪称“鹤立鸡群”。对于出色的妻子,刘师培自然宠爱有加。

婚后的生活里,何震很快便将性子软弱的刘师培捏在了手里。何震婚后性情有了很大变化,时人都说,何震忽然思想大为解放,每日与刘师培同进同出。一个月后,何震还破天荒地在《警钟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振聋发聩的诗文。

诗文中“言念神州诸女杰,何时杯酒饮黄龙?”等字句,直让同时代的封建女性咋舌不已。

婚后,何震提出想继续进学堂读书,刘师培二话不说,将妻子送进了由蔡元培等人创办的爱国女社。

让刘师培没有想到的是,进学校接受西方思想教育后的何震,竟迅速成为了一个极端的女权主义者。这以后,刘师培的日子开始变得艰难起来。

在政治上主张极端女权的何震提倡女性解放,她甚至宣称:

“男子者女子之大敌也!” 认为天下男子都是女子的大敌,女子要复仇,不仅要“革尽天下压制妇女之男子”,还要“革尽天下甘受压制之女子”,对女子中“甘事多妻之夫”者,要“共起而诛之”。

这种极端的女权思潮,直接将男女放入了对立面。何震认为,女性要踩在男人头上,才是真女子。在真实的夫妻生活中,何震开始践行她的这一思想主张。

因为何震的极端女权思想,慢慢地,在这个家里,刘师培竟连在任何时候说“不”,都会面临极其严重的后果。

何震规定:刘家家中大小事宜皆由女方(何震)做主。家里有个极端女权主义妻子的刘师培,自此过上了非一般的夫妻生活。

平日里,何震只要稍有不满便会对刘师培大加训斥,甚至拳脚相向。对于妻子的“河东狮吼”,刘师培从来只默默忍着。

很快,“怕老婆”出名的刘师培还因为一件小事,被封为了“惧内泰斗”。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刘师培慌慌张张地冲进张继家中,喘息不已。张继大惊,以为他遭遇了刺客。还没等张继明白过来出了啥事,只听外头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张继大惊,正欲问刘师培发生何事时,只见他脸色惨白哆嗦着说:

“必是我太太来了,怎么办?我非躲起来不可!”

说完,刘师培就冲进了张继的卧房钻到了床底下。张继哭笑不得地帮助刘师培藏好后,便去开了门。结果,来人并非刘师培妻子何震,而只是自己的一位朋友。

于是,张继便走进卧室请刘师培出来。但刘师培却死活也不肯出来,无论张继怎么劝,刘师培都躲在床底哆嗦着。最后,实在无计可施的张继只得趴着将他硬拖了出来。

通常,男人惧内,多半是爱的象征。刘师培的确很爱何震,他对这个聪慧、大气、容貌艳丽的妻子的爱,达到了让他自己都震惊的地步。

婚姻里,爱得多的一方,总会忍受、付出更多。刘师培除了忍受何震的“狮吼功”外,还得无条件忍受妻子所提的任何要求。

1907年2月,刘师培、何震、苏曼殊、汪公权(何震的表弟)携手赴日,因苏曼殊家贫,何震便要求丈夫刘师培收留他同住。这些,刘师培都应承了。

后来,何震还拜了苏曼殊为师,学习绘画。

再后来,对苏曼殊十分有好感的何震要求丈夫刘师培资助苏曼殊母亲。这一次,刘师培说了个“不”字。原因是,家里的钱财都由刘师培母亲掌管,他以资助别人为由拿钱母亲不同意。

这下,何震便炸锅了:“是男人吗,这般小气,我只是想帮助他(苏曼殊)的母亲而已!”随后,何震便对着刘师培一顿训斥,刘师培无法,只得想法满足妻子的要求。

历史已经告诉我们,一味的忍让,永远不会换来平等,只会换来更大的、无休止的忍让。

章太炎搬来与刘师培夫妇一同住以后不久,章太炎便几次撞见了何震与汪公权的奸情。章太炎是个耿直正义的人,他想了一夜后,好心提醒刘师培说:你老婆和汪公权有染,你要留意一下。

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刘师培不信,还因此与章太炎闹僵了。

与章太炎闹僵后,刘师培还一五一十地将章太炎“诬陷”妻子的事情,说与妻子何震听。

自此,章太炎与刘师培夫妇的关系变陷入了异常紧张的境地。

这件事后,刘师培开始和妻子合计:试图将章太炎的名声搞臭。接下来,这两位奇葩夫妻的奇葩行径真真让人大跌眼镜。

何震给各方写信大肆造谣生事污蔑章太炎;与此同时,刘师培又窃(偷)得章太炎的私人印章,伪造所谓的章太炎启示,登在了上海的《神州日报》上以求坐实妻子何震的谣言和污蔑。

可怜章太炎一番好意帮人,最后无端端惹得自己一身臭,真真有冤无处说。

章太炎

回过头来看整件事,有一点可以确定,刘师培能在妻子何震鼓动下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显然并不仅仅是因为妻子何震,乃是因为他自己也昏头昏脑且无原则底线。

相比这些,接下来刘师培和妻子何震合伙做的事情,可谓更加“无原则无底线”。

何震爱重名,自然也爱重利。她的人生追求便是“高官厚禄”,最初她一度想靠自己的实力为自己拼来这一切。为此,1907年,她还和刘师培一起在日本创办了《天义》旬刊(实为半月刊),作为女子复权会的机关报。也在这一年,刘师培夫妇加入了革命组织。

此间,何震大肆宣扬女权主义,发表了一些言辞大胆尖锐的文章,显示了其超前的一面。

在《女子宣布书》中,何震提出妇女所争取之权利,完全不是“无政府自由恋爱”的,她提出妇女的六项权利:

一、实行一夫一妻制;二、父母对儿子和女儿应一视同仁;三、男女受同样的教育,妇女应参与各种社会生活;四、夫妇不谐则告分离,在分离之前则双方均不能以任何形式与第三者结合,否则,就被视为违背第一条;五、以初婚之男配初婚之女;六、废尽天下之娼寮,去尽天下之娼女,以扫荡淫风。

如今看来,这些言论尚有部分未实现,在100多年前,何震明显过于超前了。很快,何震虽靠极端女权积累了一些名气,但终因其思想太多超前而被多方诟病。《天义》旬刊不得已之下,转为了一本传播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杂志,与女权主义关联甚微。

随后,何震将“宝”压在了丈夫刘师培身上。为了让丈夫刘师培高官厚禄和钱财,她穷尽各种手段,与丈夫联手,开始为清廷传递情报,以破坏革命活动。自此,他们成功发展成了革命内部的毒瘤。

为了钱财和高官厚禄,刘师培夫妇无数次告密,当各同盟会要在上海策划江浙的起义,他们又把情报及时送给了清廷大员端方,最终,因为他们告密革命党人张恭被捕。

事情败露后,革命党人抓住刘师培,刘师培见势不好忙跪地求饶,并保证张恭无事,这才侥幸逃得一命。

在革命阵营里混不下去的刘师培夫妇只得投靠了满清,后来,他们又投靠了袁世凯。

为了高官厚禄,何震还鼓动刘师培参与筹划袁世凯称帝,最终,政治上没有远见和主见的刘师培与杨度等,成为了袁世凯称帝的“筹安会六君子”之一。

历史的舞台上,学术上成绩卓越,且曾为革命做出过贡献的刘师培再次扮演了“小丑”角色。他企图让历史车轮逆行的行径,遭到了天下人的唾弃。

后来,臭名昭著的刘师培被蔡元培破格聘入北大任教。在无数反对声中,蔡元培毅然为他发声,终于让他在北大占下了一席之地。

刘师培是不幸的,但他又是幸运的,他的幸运在于,他拥有蔡元培、章太炎这样的朋友。在人生的紧要关头,他们一次次拉他,只是,迷糊中的刘师培从未觉醒罢了。

36岁这年,刘师培就因肺结核过世了。他死后,何震下落不明。一说遁入空门,一说精神失常不知所踪。

不管怎样,刘师培夫妇的最终结局终究以悲剧收场了。只是,这悲剧的根源,究竟在哪儿呢?不知,刘师培死前,是否悟透?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