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从流浪汉变成存款百万的国学大师,关闭直播后的沈巍,过得如何?

时间:2022-12-14 19:28:17 | 浏览:2936

中国互联网上最火的流浪汉是谁?毫无疑问是二十一世纪一零年代的“犀利哥”。破旧的大衣和坚毅不羁的面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感,这个用绳子作腰带的男人一度火爆中国互联网,网友们还给他起了一个外号:“犀利哥”。流浪汉这个身份,从生活水平上他们是处于社会

中国互联网上最火的流浪汉是谁?

毫无疑问是二十一世纪一零年代的“犀利哥”。

破旧的大衣和坚毅不羁的面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感,这个用绳子作腰带的男人一度火爆中国互联网,网友们还给他起了一个外号:“犀利哥”。

流浪汉这个身份,从生活水平上他们是处于社会底层,居无定所,也没有固定的工作,还有人担心他们的存在会影响社会的治安;

但并非每个流浪汉都是为经济状况所迫而选择流浪的,他们有些人曾经拥有着稳定的工作,有家人朋友,却主动选择放弃了一切,宁愿住在天桥的桥洞下也不愿回家。

沈巍就是其中一员,博学的他一度被人们称为“国学大师”,拥有百万存款。

火遍全网的流浪汉

“你在看什么书?”

“上古之书,人心之书,帝王之书,充满争议之书。”

《尚书》是儒家五经之一,这名生活在现代社会的烘焙师自然不懂其中的含义;在他下班回家的路上,他看到一个邋遢的流浪汉正坐在石阶上专心致志的阅读,在昏黄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别有一番意蕴,让这位烘焙师忍不住上前搭讪、问话。

流浪汉随口而出的文采也让这名烘焙师感到十分惊讶,而且眼前的这名流浪汉仪态板正,端坐着与自己回答,事后他便忍不住将这段从自己发现流浪汉、到与流浪汉攀谈的视频上传到了时下最火的短视频平台上。

这也就是抖音五十万粉丝博主“沈巍”出名之路的开端,他成了一名火遍全网的流浪汉,无数人一时间蜂拥而至的要去采访他,而在了解这个人的故事后,人们更会感慨其一生的复杂坎坷。

“小时候就是一个流浪者”

1967年,沈巍出生于上海,他的父亲彭某是名航海专业的大学生,在远洋货轮上当大副,母亲是沈某则是一名历史老师;可以说放到现在,沈巍的家庭都是响当当的知识家庭,又出生在大城市,为何如今沈巍会“沦落至此”?

1959年,沈巍的外公去世了,上海的用房有定额,为了方便照顾母亲,沈巍的母亲沈某和父亲彭某从那时就开始搬到了外婆的老房子里居住,并一直生活到沈巍十六岁。

矛盾也就是从那个时候便开始积累了,沈巍的父亲是传统的大男子主义,一直对至今住在丈母娘家的这件事心存芥蒂;而沈巍的外婆性格强势,自觉女婿一家都住在自家房子底下自己更有底气,二人时常发生争吵,爆发的导火线是沈巍的出生。

彭某和沈巍的母亲共育有四个孩子,而沈巍是家中的长子,本来彭某对这个孩子有着很大的期望,可沈巍居然不跟自己姓!

沈巍说他曾有两个名字:“沈立新”和“彭立新”。

沈巍不跟彭某姓并非是因为彭某和母亲离婚,沈巍随母亲生活云云,而是源于彭某与外婆的不和;在沈巍之后家里陆陆续续有了三个兄弟姐妹,三个人都是随彭某姓。

1967年,沈巍出生时,父亲彭某正在远洋轮船上执行任务,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心里一直有计划想要外孙跟自家姓的外婆趁机在给孩子上户口时,填上了“沈立新”这三个名字。

等彭某回来时,自己期盼已久的孩子居然是跟妻子姓,这让大男子主义的他根本无法接受;于是在上学前,面对外婆,沈巍的名字叫“沈立新”;面对父亲,沈巍的名字又成了“彭立新”。

父亲和外婆的姓名大战一直持续到了沈巍上小学的前一天,上了学沈巍的名字就必须彻底定下,不能再更改了,此时面对一大家子人,一向严厉的父亲问沈巍:“你到底跟谁姓?”

小小年纪的沈巍哪里懂这些人情世故,他只知道父亲常年出航在外,一直都是外婆带他,自己和外婆的感情最深,再加上外婆时常在自己耳边对他进行思想灌输,年幼的沈巍懵懂的回答:“跟外婆姓。”

自此,关于沈巍的姓名之争落下了帷幕,随着沈巍亲口的承认,他终于可以不用再频繁地改姓,可这件事却在沈巍心里形成了莫大的伤害,让他一直耿耿于怀至今。

面对姓名之争的童年过往,沈巍回忆道:“我在小的时候就应该是一个流浪汉。”

沈巍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在父亲与外婆之间辗转的皮球,虽然两人都争着要他,但在争吵中却没有人在乎他的感受;这也是为什么沈巍在自己成年独立后选择更改自己的名字,他想抹去这段孤独的过往。

“我渴望和父亲交流,渴望了一生”

虽然关于长子的姓名之争结束了,但就此沈巍的存在在父亲彭某的心里却变了意味,长子跟着娘家姓了沈,这让彭某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寄人篱下的赘婿;后续几个孩子的出生,彭某成功争取到了他们的姓名权,从此以后,彭某对沈巍更加冷淡了。

在沈巍上小学时,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愿望是……》;其他同学写的大多是“我的愿望是成为一名教师”,“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其中只有沈巍的愿望与众不同,甚至震惊了整个语文组,当时沈巍提交的作业是:《我的愿望是换一个爸爸》。

出于善意,和担心学生的家庭情况,老师将沈巍和沈巍的父亲叫到了办公室,给彭某看了这篇作文,并调侃性的对彭某说:“老彭,你儿子要换爸爸啊。”

面对老师,彭某表现得毕恭毕敬,耐心聆听了老师的劝告,但一回到家,彭某便马上发作,勃然大怒的让沈巍写了一篇“检讨”,才作罢。

彭某并没有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是更加变本加厉的偏心其他孩子和冷淡长子沈巍。

沈巍曾说,自己是很渴望将自己心灵的所想所思与父亲交流的,但他没有得到回应,自己也不敢交流;哪怕自己现在离开了家,选择流浪,自始至终,他还是渴望得到父亲的爱。

彭某曾在外婆家购置了很多书,这些书,儿子沈巍是没有权利随意翻看的。

不是因为彭某严肃,不准孩子碰自己的东西,而是因为这个孩子是沈巍;

弟弟和妹妹都可以随便翻看,而长子沈巍哪怕是想看一本书,都需要提前向父亲彭某提前“请示”,像海上轮船的下级面对上级那样,

彭某借着沈巍对他的卑微来找寻自己在这个家的主权感;偶尔他才会允许沈巍看书。

有心理学研究显示,孩子会喜欢、纠结于童年时没得到的,越是儿时未曾得到过的,越会让他们在成年后无止境的获取,以此来换取满足感,这是对童年的一种代偿心理。

沈巍从小就喜欢关于国画和历史方面的书籍,而他的父亲彭某却对此深恶痛绝,只要发现了就会粗暴地将书撕掉。

从小就爱读书和捡垃圾

由于彭某的专制,沈巍在家中与弟弟妹妹也不亲近,他便把所有的情感寄托都在书里了。

与彭某的冷漠相反,外婆对沈巍是格外的偏爱,这种偏爱也在无意中加重了沈巍在兄弟姐妹中孤立无援的地位,因为每次当外婆买了大鱼大肉,她也总只给沈巍夹菜。

在沈巍四五岁时,他常跟着外婆上街买菜,老人家节俭,有捡废品卖钱的习惯,每次买完菜回家时,外孙沈巍的口袋里,都会有一些捡来的垃圾,比如橘子皮、塑料袋等。

以前,外婆还会仗着沈巍年纪小,让他去捡一些水果摊贩旁边的泡沫盒子或者纸盒子等,沈巍捡来,外婆还会摸着他的头,夸奖他懂事。

自此以后,沈巍便有了捡垃圾的爱好,在喜欢读书却无法读到家里的书以后,沈巍曾用捡垃圾卖得的钱买书,父亲彭某却对此大发脾气,不仅训斥了儿子捡垃圾的行为,还没收了沈巍辛苦买来的书。

但后来沈巍也慢慢学聪明了,他从不在客厅等场所当着父亲或兄弟姐妹的面阅读,而是把书都藏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偷偷一个人翻阅,为了买更多书,沈巍也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在捡垃圾上。

而对于捡垃圾这回事,沈巍并非完全是为了卖钱换书看,他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捡垃圾,并认为其有益;

某次在读到一本名叫《增长的极限》的书后,沈巍对里面谈到的“资源浪费会导致发展的不可持续”的观点深以为然,从此,他就有了环保的意识;这种意识不仅让他觉得捡垃圾回收利用是有益于全人类,后来他选择了流浪某种原因上也是受它的影响。

所以在沈巍上班后他依然坚持着捡垃圾,他觉得捡垃圾有益,并且他已经坚持这个爱好很多年了。

在审计局捡垃圾

沈巍的人生是不幸的,从小活在父亲与外婆的矛盾中,而他也是幸运的,从不愁吃不愁喝,甚至有时候失败了,命运又会眷顾于他。

1986年,19岁的沈巍高考失利了,他虽然博学,博览群书,但那些书大多都不是应试内容,而且沈巍的理科成绩很差,总成绩离专科线还差9分。

然而沈巍也是无比幸运的,当时正值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上海,正是发展之际,上海急需各行业的人才。

即使是落榜生,沈巍也幸运地收到了来自国家安全局和上海审计局等多家单位发出的邀请,一旦接受邀请,沈巍便可以成为一名工作稳定又体面的公务员,和他隔阂已久的父亲也会从此对他另眼相待。

但如今流浪街头的沈巍却表示,如果能再来一次,自己宁愿去复读,他的志向一直是中文系或国际政治研究专业,是因为迫于父亲的威压,当时的沈巍进入了上海大学审计培训班学习;

在当时为期一年的培训期间,沈巍不仅享受着食宿学费全免的好待遇,每月还能领取十几块钱的生活补助。

然而沈巍却表示自己在培训班学习的经历十分的痛苦,他从小就数学不好,能熟练的说出儒家经典里的种种典故,但面对数学公式却犹如在看天书,各种会计的学习更让他头大。

在培训班里,沈巍一直是成绩最差的那个,偶然来上课也是一直在神游,甚至他还会逃课,去看画展、逛书